《解密.国际档案的二二八事件:海外档案选译》

时间:2020-06-11    热度:509

书名:解密.国际档案的二二八事件:海外档案选译编者:高雄史料集成编辑委员会译者:王兴安、王玮麟、江仲骅、庄纪源、雷晋怡出版日期:2018年2月14日出版社:远足文化

《解密.国际档案的二二八事件:海外档案选译》

选译档案说明(摘录)

二十世纪以降的台湾,出现了许多重大史事与转折,而这些重大事件又与国际情势紧密关联。透过多元的观察与记录,不但可以补充既有观点,也能让我们掌握世界各国看待台湾的角度。有鉴于此,高雄市立历史博物馆特地选在二二八事件70週年,举办「解密‧国际档案的二二八事件」展览,展出来自美国、澳洲、联合国以及国际特赦组织的珍贵档案,并由此进行史料选译和出版的工作。

美国外交文件(ForeignRelationsoftheUnitedStates,FRUS)是过往研究、翻译二二八事件较为重要的美国资料,而美国驻台领事馆档案(AmericanConsuiate,Taipei(Taihoku))则有部份文件为FRUS的底稿。为了呈现驻台领事馆人员见证之全貌,美国国家档案馆(NationalArchivesandRecordsAdministration,NARA)典藏之美国驻台领事馆档案,就成为高雄市立历史博物馆徵集二二八海外档案的主要对象之一。

终战之初,1945年9月8日美国战略情报局(OfficeofStrategicServices,OSS,中情局(CIA)前身)派遣金丝雀(Canary)小组由淡水上岸,取得日本官方移交之文件、指挥日军空照台湾、调查盟军战俘营、逮捕日军战犯、联络规划日军遣返事宜等任务。这期间亦不断拍发电报,向美国报告台湾战后初期的政治、军事、社会、产业、人物等情报。这些记载正是战后初期外国人对台湾的重要调查。

二二八前后,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(UnitedNationsReliefandRehabilitationAdministration,UNRRA)与澳洲驻华使馆,亦有相关档案留存,也可以为二二八事件提供更多的观点。于是笔者与师友们在高雄市立历史博物馆的史料徵集计画下,赴美国国家档案馆、联合国档案馆(UnitedNationsArchivesandRecordsManagement,theUnitedNations,UNARM)及澳洲国家档案馆(NationalArchivesofAustralia,NAA)等地蒐集档案,另委请美籍友人Christina协助于美国纽约之哥伦比亚大学(ColumbiaUniversity),複製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的解密文件(AmnestyInternationalUSAArchives)。

海外档案所勾勒之战后情势与二二八事件

♦ 战后的台湾

1陈仪与行政长官公署

二战结束后,蒋介石委派陈仪为台湾省行政长官,于10月24日在中国战区台湾美军联络组之顾德里陆军上校(CecilJ.Gridley)与海军代表葛超智(GeorgeH.Kerr)陪同下前来台湾,隔日即于台北公会堂举行受降仪式。本书选译之文件为美国透过陈仪的姻亲、驻中国武官等人所进行之调查,包括台湾的新统治者(陈仪)(1945年9月22日),以及行政长官公署主要官员(1946年3月)。

2美国人眼中的台湾乱象

美国战略情报组(StrategicServicesUnit,SSU)曾于1946年初访问台湾人民协会的杨克煌。根据杨的观察,当时政府官员与军队贪污,治安方面则抢劫和敲诈、勒索事件频传。杨克煌认为政府没有考虑到台湾的重建或是失业问题。在稳定人民生活以及维持公共和平与秩序等方面,警察是重要的。但警察却以流氓或结伙盗匪为名,镇压正派的公民。

有关战后初期的乱象,本书选译之文件包括:1945年10月25日,美军在台之单位曾调查整理70军(10月17日抵台)军纪不良的事例。1946年台湾线民向美方汇报20条于是年3-4月间採集的街头巷议,对统治当局的不满言论。美国驻台领事馆于1946年10月提出之报告,也提到台湾治安变差,抢案数量在10月间有显着的增加。本地报纸将这些抢案与暴力事件激增的原因,归咎于警方无能与官员贪腐、台湾人面临的严重失业问题,以及外省人自大陆涌入台湾所导致的因素等。

3台湾人的期望、失望与绝望

美国驻台领事馆于1946年11月23日提出之报告。内容述及从1945年8月16日至10月24日的日本正式投降期间,台湾人热切期待重获自由与重返中国。但随后却出现了心理上的普遍转折。当时的氛围充斥着观察与等待,但怨恨与对抗却都在酝酿当中。最常听到的抱怨包括:批评政府未在重要机关中晋用台湾人、未废除「战争特别税」、在接收日本人工业资产的团队中排除台湾人等。后续的发展愈见明朗后,美国驻台领事馆于1946年8月12日编写之报告指出:台湾人对陈仪已从不满转为憎恨。1946年10月2日编写之报告则指出,台湾已出现要求开除陈仪与行政长官公署重要成员的言论。

4二二八前的反美活动

二二八事件前后,出现了许多反美活动。台湾团体曾于1946年12月20日,针对东京涩谷(Shibuya)事件,举行抗议美方判决不公的集会游行。美国驻台领事馆认为,近来对涩谷事件的抗议,是第一个意图组织化、指挥台湾民意的事件。

此外,台湾民间于1947年初,流传着种种不利于美国的传言。美国驻台领事馆获悉台湾谣言四起,于1947年1月10日向美国驻南京使馆、国务院汇报如下的消息:台湾民间传言美俄即将开战,美国会在台湾展开大规模军事活动。例如,近几个月来持续反美的《人民导报》就造谣:根据美国领事馆发布的消息,美国航空队将派驻台湾,台中附近的机场已被选为基地。美国陆军航空队(USAAF)也正积极準备在台中建立B-29轰炸机工厂。还有一些谣言声称30万名美军即将进驻,已有1,600人在淡水登陆。很多台北人相信,基隆居民已被下令疏散到山上,有些人甚至相信基隆已经被轰炸。最极端的说法是:蒋介石1946年10月到台湾时,曾和麦克阿瑟(DouglasMacArthur)进行祕密会谈,安排将台湾卖给美国,以换取国共内战所需的大量金钱。这个传言持续了2个月,而现在被连结到共产党对国民党的指控,认为国民党在美国有大笔资金可供其使用。再加上1月份,台北声援沈崇案的反美抗议活动。两次的反美活动,加上种种谣言,形成了二二八事件前的反美声浪。

♦ 二二八事件的国际观点

1国际媒体报导

二二八之后,国民党政府原欲封锁镇压新闻。如3月12日中宣部长彭学沛就在记者会中以台湾未靖为由,婉拒外国记者至台湾採访,但最后仍无法拒绝外国媒体的採访。3月19日,时代幸福杂誌社驻华办事处主任葛维廉、《纽约前锋论坛报》(NewYorkHeraldTribune)记者蓝德(ChristopherRand),及《密勒氏评论报》(TheChinaWeeklyReview)的小鲍威尔(JohnWilliamPowell)等人抵台採访事件真相,于27日离台。

小鲍威尔的父亲鲍威尔(JohnBillPowell)是上海《密勒氏评论报》的主编。二战期间,小鲍威尔任职美国战时情报局(OfficeofWarInformation,OWI)。战后《密勒氏评论报》在上海复刊,由小鲍威尔任主编。他的报导也为澳联社(AustralianAssociatedPress,AAP)等国际通讯社所採用,成为西方媒体了解二二八的媒介之一。

本书选译之外媒报导,如苏联塔斯社(TassNews)1947年3月5日于莫斯科(Moscow)的报导指出,2月28日爆发的事件,已造成军警在内约4千人伤亡。《百眼巨人报》(TheArgus)1947年3月12日的报导指出,现在与中国军队一块的中央社,在戒严之下控制了通讯,成为台湾这座孤岛唯一的新闻来源。由于二二八处委会似乎想担当自治政府的角色,陈仪已下令解散处委会。澳联社则引用小鲍威尔于上海的报导(1947年3月31日),认为陈仪在二二八时血洗台湾,造成5,000名台湾人死亡。西方目击者曾看到20位乡下的青年被折磨打伤,然后以刺刀处刑后投入溪中。另一位西方人目击军队搜索民宅,大肆扫射任何来应门的民众。

国内典藏的二二八相关英文剪报,主要藏于台北二二八纪念馆之葛超智档案。包括TheChinaPressNewYorkTimeChinaDailyTribune等。另有中研院近史所藏ChinaWeeklyReview微缩卷。澳洲国家档案馆之收藏则有塔斯社、澳联社、《百眼巨人报》,以及来源为坎培拉(Canberra)、新德里(NewDelhi)、东京(Tokyo)、新加坡(Singapore)等地之剪报,相信亦可相互对照。

2美国的观察与政策倾向

美国驻台领事馆于1947年3月3日的文件认为二二八时的族群冲突严重。行政长官公署若不能满足台湾人的要求,人民与政府之间的冲突将会扩大。3月7日的文件指出,二二八事件爆发后,台湾存在着陈仪政府、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和一个重要的地下组织等三股政治力量。地下组织和处委会关係密切,主张武装反抗、国际干预及台湾独立。3月10日的文件则提出美国对二二八后续处理的政策倾向,支持由文官替代陈仪。4月6日提出之报告,内容叙述二二八事件之经过、军队镇压情况、白崇禧来台等。大致总结1947年3月间的台湾政治情势。

陈翠莲教授曾以国务院机密档案(CentralFiles),引述前引之3月3日、3月7日与3月10日之文件,认为三文均是由葛超智撰写。苏瑶崇教授则以美、日资料,论述外国人见证的镇压、清乡,分析长官公署的排外风潮及託管论,并附录CentralFiles与二二八有关的文件。

3澳洲之解读

澳洲驻南京公使馆于1947年3月17日呈交予澳洲外交部长(MinisterforExternalAffairs)的报告认为二二八事件的主因是官员贪汙,造成经济难以复原。3月28日的报告中则叙述二二八事件的爆发、镇压,以及白崇禧来台之事。

4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之记载

1947年3月4日,UNRRA驻台人员估计二二八事件已造成两千人死伤,建议关闭台湾办事处,将人员撤出。该署驻台人员认为,台湾人现在要求经济和政治改革,这是政府没有能力解决的问题。结果可能有二:一、政府派来部队造成杀戮;二、武装的台湾人和政府武力形成对峙。这将发生经济、政治崩坏,更多血腥、饥荒和病疫。台湾人了解中国政府在与日本签定条约前没有合法地位,要求联合国与美国为现今状况负责。台北二二八纪念馆亦保存不少UNRRA驻台人员的见闻与书信。苏瑶崇教授就曾运用薛礼同(A.J.Shackleton)、路易士(LouiseTomsett)与彭德华(EdwardE.Paine)等人留下之纪录与书信,还原UNRRA驻台人员见证之二二八事件。